沉迷欧美【die

Lofter上都是转载,喜欢就给原Lo主点赞吧,谢谢w
萌的cp多到死啊
不愁没糖吃^O^
沉迷盾冬 锤基 贾尼 EC 狼队 冰火 德哈 GGAD 福华 麦雷 Spirk Chulu✔

40米大刀:

 @光漪 给太太的莱汤www

tommy偷偷画看书的莱总,然后被莱总发现啦,然后……恩……⁄(⁄ ⁄•⁄ω⁄•⁄ ⁄)⁄.
tommy是第一次见到像莱总这样耀眼的人(全世界有这样的颜每天这样精神的搞事的人就没几个),会觉得莱总是太阳一样的存在。然后对于莱总就像光漪太太文里写的那样“Tommy D completed Lex Luthor”

看文戳这里↓

http://yuan0126.lofter.com/post/1e5c7a8b_103bb410


鹨日:





拖出一张去年的草稿画完..




但是磨磨唧唧..差点忘了是为什么要画了....好像当时是想画一个医院里的窥视视角,大概是觉得这样比较有快感哈哈哈哈哈..剩下的情节大家就脑补吧挠头(〃 ̄ω ̄〃ゞ


( 医院让我突然想起sy上的一篇虐花朵的生子文..啊..我不能再想了_(:3⌒゙)

何人与我同往

Ha。:

吾辈剑锋所指,唯为国之荣辱。


看到三只的道歉信,我他妈快膈应得不行了。


Fuck。


巫见:



    “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”




      他停住脚步,轻抚上剑柄。
    “这把剑,是老师从前的佩剑。”
    “老师当年,执此一剑,十步杀一人,尸山血海里走过,杀到白衣变血袍,告诉天下所有人,何谓我泱泱华夏之傲骨,何谓我巍巍炎黄之荣耀。”




    “我辈剑锋所指,唯为国之荣辱。”
    “我入门时,老师要我对天地立誓,只有这一句话。”
 
    “但我今日不想拔剑。”





    “可你的敌人在里面,这不算背誓吗?”
    “……”




    他沉默地太久了,连我都以为他不会再回答的时候,他突然开口了。
    “一个国家的兴衰荣辱,真的是我们寥寥几人能撑起来的吗?”
    “我的老师昔年征战天下,可他现在在哪里呢?
        我的师叔当日八方浴血,可他现在在哪里呢?”




    “今天我的敌人,不在里面。”




    “国家不是靠一代人,靠几个人撑起来的。而是一代代人,多少人倒下去,就要有多少人站起来。”
    “我今天不从这扇门里走出来,总有一天,会没有人再愿意做英雄。”
    “为国效死是我辈荣耀,我只怕自己死得不值得。”






    “更何况,”
    说到这里,他突然笑了。
    “我当年入老师门下时,还不知道何谓国之荣辱。”
    “我那时候只是个一味崇拜着老师,想做像他那样的大英雄的少年。”
    “是他教我何为剑,是他教我,何为国。”
    “现在,我要去寻他回来。”






    他转过身,在黑暗里扫视过一周,轻声说:
    “何人与我同往。”




    黑暗里站起了许多人,他们沉默地走到这个年轻人身后,就像多年以前,他们追随着他们的老师,踏过每一片战场。




    “走。”






    “你们的老师,可能不会愿意看到你们为他这么做。”
    他停下脚步。
    “我知道。”
    “等老师回来,我会自行向他请罪。”






    我坐在原地,脑海中飞掠过很多事情。
    我想起嵇康,想起广陵散,想起他的三千太学生。
    他们的老师不会成为嵇康。
    然而如果事情真的到了那一步,他大概也是情愿的。
    这个国家有顽疾要治,有毒瘤要清。他大抵会情愿做这个导火索,而他的弟子,是第一个执起火把的人。
    他会点亮第一处烽火,暴露出这个国家的第一处沉疴。





    年轻人的背影已经远远地离去,清风拂过流云,露出今晚第一缕清辉。




    “我辈剑锋所指,唯为国之荣辱。”
    我的耳边似乎还在回荡着这句话。




    今夜月色真美。









ps:要转的除希望注明出处外一切随意,实在不方便的不注都可以。写这些话就是希望更多人看到,需转则转,不必再问我了。
        以及谢谢还在这里的所有人。


训练时他是我们的老师
宴会时是我们的父亲
当兵时是我们的兄弟
打仗时是神 我们祈求他保佑我们的灵魂
为他赴汤蹈火 我绝不犹豫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百夫长》

Rofix:

在今天的虫洞驿站,我和大家聊一聊创作。


很多读者曾经问我,如何每天都可以构思出新的想法和故事。还能继续创作多久。然而答案是,我从未操心过明天是否还有灵感,我只关注于今天可以讲一个好故事。对于第二天的星球,我没有任何准备。


这看似是创作方法的问题,但是事实上却暗含了一个关于创作的规律:一个人往往需要结束一个创意,才能开始有新的灵感。当校内网还火的时候,我发现我随手写成的科幻短篇都能进入热门推荐,例如《人生的意义》,并且在搬运到知乎上后也颇受欢迎。我自然很是惊喜,想有更有野心的创作,但发现一旦自己想把一个灵感做得足够好的时候,往往会十分谨慎。开始不敢把故事写完,因为总是期盼灵光一现,把这个故事再提高一个层次,结构更加精妙。所以我总是很难结束一个故事的构思,告诉自己,“好了,这个就这样了。”因为灵感是宝贵的,我不想浪费掉它。但同时,当你不结束一个创意的时候,新的灵感就不再光顾了。就像是银行柜台的队伍,你的大脑会告诉自己,“前面的这么多想法还没有处理完,新的想法先在门口等着。”


于是我告诉自己,不要怕。不要怕你这辈子就这些好想法了。如果你信任你的天赋,那就勇敢的结束一个故事,欢迎下一个进来。


于是,在《星球日记》中,有很多想法我会觉得非常有趣,可以扩展为长篇小说或者动画,甚至成为一款游戏的素材。比如莱文朵,一个出生在黄昏之地的少年,可能需要向天色更晚的远方前行,这可能引发更多的故事。但是我在想法成熟前就作为一个设定写下来,这样就能欢迎更多的灵感击中我。


同时,这样作为读者的你,可以在看到一个星球的时候浮现出更多的画面和遐想,对风景和人文的理解也会各有不同。你在读我的故事,但同时在经历属于你的故事。


有时候我们觉得自己是个水潭,需要规划好自己身体里的每一滴水的去处,会思考是让它们成为飘在空中的云,还是飘落的雪花,是让它们进入植物的绿叶,还是空气的薄雾。我们思考了太久,舍不得面前的这潭水。


但别忘了,你是一条河。


勇敢的流淌吧。


为所有所敬、所爱之人——

Ha。:


微博上骂声一片,所有人都各执其词。


他们不爱国,他们没有责任心,他们太年少轻狂。


当我看到这些评论的时候,我没有去理论,去为国乒做任何的辩解。我只想到一段话——


“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,只是向上走,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。能做事的做事,能发声的发声。有一分热,发一分光,就令萤火一般,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,不必等候炬火。”


——鲁迅


我仍会记得里约奥运会时,这些青年的身影。那时候的他们是多么风光,全世界都是他们的身影。


他们站在领奖台时那一刹那的万丈光芒,全世界都为此欢呼。而刘教练,站在台下的他,又该是怀着怎样的心情?


报君黄金台上意,提携玉龙为君死。


他为你们守护了梦想,这次,你们来守护他。


我们来守护你们。


When you fighting for it all your life,


you have been working every day and night.


It's when a superhero learn to fly.


当我们以为所有的黑暗已被消磨殆尽,但你们却还在厮杀前行。


你们是英雄,给了我们所有的热血、荣耀与青春。你们在国乒的每个煎熬的夜晚,每次艰苦的训练,每个孤独的瞬间,每个失意的身影,我们都没能陪在你们身边。


对不起。


那么,这次来约定,不管多远,不管多苦,我们都一起走。


我敬你,英雄。


为守护所有所敬、所爱之人,虽千万人吾往矣。


要“永远年轻,永远热泪盈眶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 凯鲁亚克《在路上》


希望体育局能尽早给出解决方法,不要让所有为你努力付出的人寒心。


待所有流言蜚语散尽,愿归来仍似少年。

龙贩子不卖崽:

那条6.19日开始到今天的上线记录我删了


看了底下的评论,我觉得这个app有什么bug都不重要


重要的是你自己心里到底愿不愿意相信他


你相信他,别人不管发什么洗脑包,你都会相信他。


你不相信他,我不管怎么证明,你都不会选择相信他。


我还是那句,但凡你对他这个人有了一丁点怀疑一丁点不信任,我的建议就是你马上滚蛋。以后也千万不要再回来。


你不相信他,是因为你不坚定你本来就没那么了解他喜欢他,这样不坚定的人早点走对他们来说都是好事


至于那些走都走了还不忘记踩几脚,xjb乱说的人


看下面的图











缪小泽:

继续摸鲨
这次是仿水彩……但感觉质感比较倾向油画……(手动难以呼吸.JPG)